思念……將突破多少距離?

  從來不迷信的人,如今卻打開窗閉上眼睛,雙手合十,以近乎求饒的姿態仰頭對天空默想,『我乖乖把作業寫完,請您保佑明天的風浪小一點,好不好?』與老天爺爺約定,求祂賞得出航的好天氣。

  冬天越來越冷,昨夜比前夜冷,今夜又比昨夜冷,在凍人的夜裡挑燈燃思念,寫漫無邊際的實驗報告,從下午四點到凌晨四點不吃、不喝,像是鋼鐵造的機器人,看似規律地敲鍵卻字句無心,身體在桌前,靈魂出了竅,隨寒流去到很遠很遠的北方。

  『親愛的,你好不好?』我不好。

  與你分開四十六天又五小時後,竭盡所有精神氣力完成學生該盡的本分,關了電腦,在加大單人床上蓋結霜的被,傻傻地窩佔角落,騰出偌大屬於你的位置,翻來覆去找不到熟悉的體溫……

  原來,沒有呼吸你的呼吸,我還是可以活下去。

  習慣抱著你,從晚上十二點睡到隔天中午十二點,淺眠的你通常在早上八九點醒來,每次欲起身都被巴住你衣領的我拉著,不許你離開,硬要賴你的胸膛享受每一天早晨。很愛睡覺的我,在你入伍後變得難以入眠,仰睡、側睡都沒有一個角度符合有你在的人體工學,身體在夜裡空轉,心思卻不停流動,流向天際另一邊,流去你身邊,流出無聲的淚……

  如果真的睡著了,醒來看不到你,怎麼辦?

  中央氣象局每天早上十點三十分更新海象預報。整個人縮在你的藍色外套裡,嗅著你殘存的味道,屈膝坐在電腦椅上,點選我的最愛中的「新華航業股份有限公司」網頁,拼命張大未盥洗還迷濛的雙眼,重新整理、重新整理、重新整理……海象好不好?比今天天氣重要。臺馬輪開不開航?比今天第一餐重要。短短幾分鐘,滑鼠左鍵直點網頁上的重新整理,一次又一次點燃期望,再不給一個答案,燎原的期盼將燒出滾燙淚水。

  **
  臺馬輪今日正常開航,航線為:基隆→馬祖→東引(先馬後東)。
  **

  冰涼的手用力揉眼,指尖開始升溫,熱切溫暖全身,『明天!就是明天!』搭乘今晚的臺馬輪,明天就能見到你,我興奮地開始收拾行李,乳液、暖暖包、零食、雜誌……全都是要帶給你的東西。連結臺灣鐵路局網頁,迅速找出離目前時間,前往臺北最近最快的列車,點閱體育新聞網頁,找出兄弟象的最新新聞,一頁一頁列印出來,隨印表機一刷一刷的聲音,快速俐落地進洗手間刷牙洗臉梳妝,全然忘記現在正是寒流來襲的季節……

  是不是愛太過,會讓人忘了自己?

-待續-




※本文亦發表於馬祖資訊網-阿兵妹家族

※本篇小說預計十集一萬字左右,改寫自瑄2004年初寫的《
極北落足》。
※以上圖片和文字皆是瑄花很多時間和心血創作的,請大家不要隨意複製。
※歡迎大家轉寄和
引用,但請註明原作(夏兒瑄)、出處(夜舞心空)和網址。
 (就算只有引用其中一句話,也請尊重瑄的創作,務必在文中註明一下喔!)

2007/11/02(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兒瑄 的頭像
夏兒瑄

夜舞心空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