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車站大廳候車的我看著人來人往,想起與你共度的最後一天。

  那一天,天空沒有半片雲,車站來往的過客臉上掛滿笑意,我們手拉手打勾勾說好,週末放假還要幸福地聚在一起,穿著軍服的你親親我的臉頰,轉身走進剪票口,回頭給我燦爛笑容,用力揮揮手說:「週末還要來接我喔!」,我舉起右手有點羞怯地輕輕揮,「好!一定!」微笑望著你離開。直到晴天突然霹靂,美夢懵然瓦解,短短幾十天,從春天來到冬天,如今,我表情木然地坐在這兒,一個人揹兩個人的回憶,看不見時光復返,看不見你依約前來,空氣失溫,眼中起茫茫的霧,我不由自主地雙手交疊,用手心摩擦手臂,自己給自己溫暖,才明白,被揮別的,不是難熬的新訓,而是那天的晴朗。

  今年冬天……是不是來早了?

  感到寒冷的我緊盯車站大廳的電子時鐘,看分鐘緩慢地跳動,很少注意時間,沒什麼時間概念的我,在你為國家盡義務之後,變得比誰都在乎時間,不僅小窩牆上掛著日期被打叉的月曆和維尼時鐘,就連外出也一定記得戴泰國買回的桃紅色腕錶,不管什麼時候什麼人問今天幾月幾號或現在幾點,我總是能迅速無誤地回答。無時無刻,我都在看時間、聽時間,把握時間的蹤跡。

  秒針滴答滴答,是流向心臟的血液,是鼓動心臟的力量,我需要它一蹦一蹦地為我打氣、充氧……得確實感受時間流逝,日子才能過下去。

  在臺北車站下車,轉搭電車到基隆,隨電車前進,拉近我們的距離,想像明天早上與你見面的場景,走出記憶枷鎖,嘴邊又漾起笑意。小島上的你,健康嗎?東引的冬天,冷嗎?拉緊我的隨身包包,在腦中再次確認帶給你的東西,是否有遺漏?『喔喔!水果還沒買。』東引買不到新鮮水果,恰巧身旁坐了兩位穿著樸實的女士,看起來與媽媽一般年紀的她們正聊得興高采烈。

  『不好意思。請問妳們要到基隆嗎?
   請問妳們知道西二碼頭怎麼走嗎?』打斷她們的談話,怯生生問,
  「嗯,出基隆火車站左轉,走沒多久就會看到了!」A媽媽熱心指引,
  『好!謝謝!那我知道了!』馬資網果真是訊息來源的好所在,
  「妹妹,妳要去坐船呀?去哪裡?」B媽媽疑惑地打量我,
  『對呀!我要去馬祖找男朋友。』掩不住興奮神情,
  「哇!去幾天呀?
   天氣那麼冷,妳的行李會不會帶太少?」熱情的B媽媽問,
  『呵!去住一晚而已,沒帶什麼衣服。』我低頭看一眼自己的包包靦腆地答,
  「哎喲!人家哪需要帶什麼衣服?有個大火爐(男朋友)在那裡不會冷啦!
   哈哈!」A媽媽頑皮取笑,
  『呵!沒有啦!早上才突然決定要去的。
   那請問基隆火車站附近有賣水果的地方嗎?』一定要買水果去東引,
  「妹妹,我們好心做到底,帶妳去買水果吧!」兩位媽媽商量後說。

  下午一點從小窩出發,到基隆火車站已是晚上七點,我跟隨相談甚歡的媽媽們走過月台,不甚明亮的燈照著老舊的路面,原該昏暗的火車站,卻在我眼前閃刺眼的光,前面一對情侶,男孩握住女孩的手,將兩隻濃情蜜意的手一起放入男孩的羽絨外套口袋裡,共禦寒流,他們偶爾相視輕笑,偶爾相互依靠,不斷刺激我的感官,明示有情人的無奈單身,步出滿佈迷彩綠的車站,海風迎面吹來,毫不留情肆掠我沒人牽繫的手,不禁握拳無言抗議,與兩位媽媽走在街頭,又是雪又是霜。

  海,載走我的愛;風,也想吹去我的熾烈嗎?

-待續-




※本文亦發表於馬祖資訊網-阿兵妹家族

※本篇小說預計十集一萬字左右,改寫自瑄2004年初寫的《
極北落足》。
※以上圖片和文字皆是瑄花很多時間和心血創作的,請大家不要隨意複製。
※歡迎大家轉寄和
引用,但請註明原作(夏兒瑄)、出處(夜舞心空)和網址。
 (就算只有引用其中一句話,也請尊重瑄的創作,務必在文中註明一下喔!)

2007/11/07(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兒瑄 的頭像
夏兒瑄

夜舞心空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