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妳一個人嗎?」似是巡房的船員開了艙門,
  『嗯,還有別人嗎?』望著空蕩的另外三張床,
  「那如果有其他旅客要進來,我會請他們不要打擾妳,
   讓妳一個人住一間,妳一個女孩子要注意安全喔!」臉上掛滿皺紋好像爺爺,
  『好,謝謝你。』回以微笑,
  「小姐,妳是要到馬祖還是到東引?」和藹的爺爺關心地問,
  『東引。』那是我心的方向,
  「第一次去?找朋友?在當兵?男朋友?」老船員很有經驗地一眼識破,
  『嘿呀!以後我會常常來唷!』不畏距離考驗,盼能化開濃濃的相思,
  「呵呵!那妳早點休息,明天早上十點半就到了。」闔上門輕輕退出。

  十級轉五級的浪。習慣側睡的我蜷曲著,像是睡在大巨人的肚皮上,隨大巨人呼吸起伏,一邊肩膀不安分地忽左忽右,身體隨海浪忽上忽下,伴隨大巨人偶發的咳嗽劇烈搖晃,帶來一陣陣駭人的亂流,堅定的意志沒有七上八下,我的心,風平浪靜。

  想起每一次搭飛機出國,總是怕飛機掉下來,沒有翅膀不會飛翔,就再也見不到你,來不及與你道聲再見,暗自在手心冒冷汗,祈禱平安抵達;到廣西桂林遊玩時,曾搭乘遊船遊歷甲天下的山水,整艘船的人們興致高昂地湊在船的一側看江上姑娘清唱山歌,唯有我一個人緊攬住船高起來的那邊欄杆,深怕掉入江水中,不會游泳又怎麼活下去呢?而風雨飄搖的臺馬輪,卻絲毫動搖不了我什麼都不怕的決心。

  很多時候,我怕死,只是怕你的眼淚。

  未曾獨自出外旅遊。由你守衛的東引,吸引我前來一探究竟,從來沒對一個地方如此熟悉,卻又如此陌生,我一個人決定、一個人來,沒有過問誰,更不需要經過誰同意,不知道是雙腳超越了愛?亦或是愛控制了雙腳?我只是不由自主地往你的方向去,一路上追尋你走過的足跡,搭乘你坐過的船,我看著、聽著、摸著、嗅著、感覺著曾佇立在這些空間的你,光是這麼做,我就能忘卻抽籤那早無情的天意,揪痛的心無藥而癒。

  這是一趟治相思、癒離殤的路途,分秒方寸皆良藥。

  記得我們曾一起到泰國玩,喜愛追求刺激的我,總愛挑戰各式各樣大膽的遊樂設施,那天,從小到大未進過遊樂園的你,陪我一起坐海盜船,強健的心臟當然得選擇晃得最高、最遠、最了不起的船尾,聽滿船尖叫高舉雙手宣示驕傲,於是,我們一起坐在最帥氣的位置,隨海盜船越盪越高,你攙住我的那隻手臂也越來越出力,直到最高點,你已是雙手緊緊抱住我的手臂,整顆頭窩在我的肩膀上,閉眼不敢看最佳景觀……下船後,『請問猛男剛剛是否受到驚嚇?』我上氣不接下氣笑彎腰,「那個,我是,我是看妳手舉那麼高,怕妳飛出去。」逞強的人都會口吃。

  漂流在海上的我,回想一個半月前的你,是不是在沒有平衡翼的合富輪上嚇暈了頭?沒有我,你是怎麼度過那一晚的呢?儘管,你真的害怕,男子漢也絕不會哭訴。一旦老天爺選中哪一對情侶接受外島兵役試煉,男生和女生,誰都不能拒絕,誰都不能說怕,誰都不許喊痛,只要其中一方投降就是兩個人的加倍沉重,我們,誰也受不起,所以,天涯兩方各自堅強,守望一致的未來。

  你搭船的那一晚,海浪也是這麼囂張嗎?

-待續-




※本文亦發表於馬祖資訊網-阿兵妹家族

※本篇小說預計十集一萬字左右,改寫自瑄2004年初寫的《
極北落足》。
※以上圖片和文字皆是瑄花很多時間和心血創作的,請大家不要隨意複製。
※歡迎大家轉寄和
引用,但請註明原作(夏兒瑄)、出處(夜舞心空)和網址。
 (就算只有引用其中一句話,也請尊重瑄的創作,務必在文中註明一下喔!)

2007/11/13(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兒瑄 的頭像
夏兒瑄

夜舞心空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