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生出翅膀,飛過海洋。

  早上六點五十分抵達福澳碼頭。一夜無眠的我掛著黑眼圈走出艙房,四個白底紅字首先映入眼簾,顯著的「枕戈待旦」刻在馬祖南竿,兩層樓高的漁業大樓,以「歡迎蒞臨馬祖」迎接觀光客到來。數十位阿兵哥走下船,腳是一步比一步沉,看著他們的背影,揹上好多重量,漁業大樓的熱情歡迎,與阿兵哥相襯,反顯得突兀。臺馬輪前的人車來來去去,要不是先馬後東的船程,我大概也沒機會見識福澳碼頭忙碌的早晨。等候貨物裝卸完畢,鬧起引擎聲,航向我的目的。

  船離開碼頭沒多久又開始天搖地動,陽光也漸漸亮起來,趕緊進入艙房,確保安全。與你交往三四年,早已不怕素顏在你面前,然「女為悅己者容」,自我們墜入愛河共同泅泳,從未離開彼此這麼久的我們,朝思暮想的這一面,又怎能隨便呢?海浪之上的船起伏,考驗我的化妝功力,近一個小時才著裝(妝)完畢,檢視鏡中的自己,熊貓眼隱約可見,眉毛有點不俐落,瘦下七公斤的我更顯自信。

  你是不是因下基地而嚴苛的訓練瘦了呢?入冬來了兩次寒流,小島上嚴寒的低溫凍傷你的腳後跟和手指頭,裂開的傷口還痛不痛呢?對你的記憶停留在結訓收假的那一天,想像你的模樣總跟不上實際變化,歷經四十七天的想念就要如願以償。

  我用思念磨時間、消脂肪,也用思念來到你身邊。

  早上十點,船上撥放音樂提醒旅客,臺馬輪即將到達東引,耐不住枯燥等待,提行李站在早有一堆旅客的甲板上,看到久聞的「中柱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靠近風光明媚的小島,突然有種觀光客的輕鬆愉快,拿出相機拍照片,收集你每一個所在。約莫三十分鐘過去,船終於安穩停泊在中柱港,由負責港口事務的阿兵哥,在甲板上架好與陸地銜接的階梯,下了船,孤身一人尋找旅館接送車,海風吹亂梳理整齊的頭髮,也吹亂莫名噪動的心,離你越近越感到心跳搏動,怕這一個多月來的時間、空間冷卻感情熱度。

  明明是廂型車卻擁有越野吉普車的爬坡力,旅館老闆載我離開中柱港,開上不知名小路,未鋪柏油的馬路遍佈小石子,若沒有好馬力的車、好體力的人,還真難在這地形升降甚劇的東引悠哉沉浸。一路欣賞窗外的藍天大海,來到最熱鬧的南澳,磚瓦水泥砌成的房屋依山勢而建,層疊在山坡上的建築,別有一番復古風情。

  大約是時近中午,島休的阿兵哥都窩進網咖,享受難得的自由時光,只剩三三兩兩的迷彩綠散落在南澳街道,在陡峻的坡道上踩踏,想不到你平常走的路,不是成四十五度銳角橫躺在小島上,就是又拐又彎的階梯,我光用眼睛爬就累了……但聽你在電話中,從忠義據點到勝利據點,從勝利據點到連部,或是從北海坑道到南澳,聽起來都是隔壁似的輕鬆。

  勇敢,是挑戰考驗的必備條件。

  還沒下車,第一眼就看見你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對我微笑,略強壯的體格穿著軍綠色厚重外套,我一下車,你趕緊湊過來提行李、拿水果,騰出一隻手牢牢牽我,掌心傳來你的三十七度半溫暖我全身,除了結實點,溫柔體貼仍在,親愛的你,仍是你。

  手拉手一起走進旅館房間,落下行李後,你馬上用力抱緊我,我聞著你有點臭卻吸引我的男人味,應該閉上眼好好感受,感受擁抱、感受味道、感受心跳加速,卻捨不得移開專注於你的視線,呼吸相同空氣的我們沒有多言,只用感覺表達全部的愛。幾天來耗弱的精神體力,在這一刻,全部補足。

  只要有愛來堅持,越過海的距離,一點也不遙遠。

-待續-




※本文亦發表於馬祖資訊網-阿兵妹家族

※本篇小說預計十集一萬字左右,改寫自瑄2004年初寫的《
極北落足》。
※以上圖片和文字皆是瑄花很多時間和心血創作的,請大家不要隨意複製。
※歡迎大家轉寄和
引用,但請註明原作(夏兒瑄)、出處(夜舞心空)和網址。
 (就算只有引用其中一句話,也請尊重瑄的創作,務必在文中註明一下喔!)

2007/11/18(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兒瑄 的頭像
夏兒瑄

夜舞心空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帥恰
  • 那麼久才看到你,我感動到都快哭了!你真的來了,我終於看到你了!匆匆就被送到了東引,還來不及親口向你說聲再見,我的心裡一直有虧欠!

    謝謝你來看我~
  • 親愛的,你太入戲了!乖~

    夏兒瑄 於 2007/11/19 04:04 回覆

  • 雪花冰
  • 我之前曾在北竿當兵待過三個月,我很能體會在船上的心情。

    外島宛如另一個世界,當然這是對我言。
    那時候剛結束一段感情,便將心情放逐在馬祖,站哨,面對大海,那裡有我極盡嘶竭的吶喊,對著海,望著天。
    過了三個月我就回本島受軍官訓了。
    之後也沒過去外島,因為我已經走出來了。

    會長這篇小說,我看起來特有感覺呢。:)
  •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不就不能亂寫?不然很容易被發現造假,呵呵!

    我的文章《距離最遠,思念最長。》說過,外島很美,藍天白雲看起來多麼輕鬆自在,但看在外島阿兵哥眼裡,那樣的天空卻是憂鬱的藍。真替當時撐過來的你感到慶幸,很高興你走過那樣的難關,也祝福你找到你的她喔!有空回去走走,搞不好會有不同的體悟呢!

    夏兒瑄 於 2007/11/19 04: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