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殘餘好多未完成的美夢。






  我什麼都不怕。他們說我什麼都不怕,不怕痛、不怕死、不怕高、不怕鬼、不怕壞人……充滿正義感的我,是數據分析中,那容易衝動壞事死於非命的命短牡羊座。

  但,我怕,怕兩個人的寂寞。每當此時,我該死地妄想命再短一些。

  當他回家時,忘記給我一個報平安的鈴響,我會寂寞;當他在外島當兵,不能即時給我溫暖擁抱,我會寂寞;當他因工作忙碌,不能載我去吃火鍋,我會寂寞;當我想找人說說話,而他的手機放在凍庫外,無人接聽,我會寂寞;當我很想很想在這午夜衝出去看場電影,而明天要工作的他已在家裡睡覺,我會寂寞。寂寞,殘餘好多未完成的美夢。

  一個人的寂寞抵不上兩個人的寂寞。

  當他能給我的時間越來越少,我會盡力珍惜那少之又少的時間。原該被升溫的感情,若在這段時間降了溫,不要命的腦重複播放著我最害怕的過去,所有時間都停止前進,牽制我令人窒息的呼吸,被包覆的手依然失溫。擁抱……只會讓兩個人感到冰冷。最怕,抱著他,我卻寂寞。

  寂寞,若由距離拉長,其實沒那麼寂寞。最怕,寂寞是零距離也化不開的怨念,那麼深。我,不該寂寞的。但我現在好寂寞。我怕寂寞。我怕痛,怕不哭就沒人發現的痛。當我遠比我以為的逞強,我好氣,氣自己是愛硬撐的牡羊座。

  我好怕兩個人的寂寞,放我一個人。

2008/01/16(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兒瑄 的頭像
夏兒瑄

夜舞心空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