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然等待相擁入睡,夜…
才會香甜。





夜半,不睡…

僅呆著,不忙、不累,不去睡,
喜歡夜晚的安寧寂靜,好似專享了全世界,
討厭夜晚的冷清空虛,像被世界遺忘於此,

心,在黑沉沉的夜裡,
變得纖細多感,變得焦躁不安,
那廂夢著,這廂醒著、貪著時間,
清醒又若迷昏,不斷沉淪、沉醉,

墮落青春,加重刻畫歲月痕跡,
燃燒旺盛的生命,垂垂擺曳,年輕不再,
找不到眷戀的依偎,不願意輕闔眼皮,
緊緊握住尾巴,乞憐…

能不能別奪去健康和氣力?
讓我在這人間多些分秒瞎混打滾,
只要張開眼,眼裡就有光亮,
不要黑夜侵襲,萬物俱寂,

一夜又一夜?一晚又一晚?
什麼時候開始迫切需要夜晚?
與它共度一天天,不離棄。

其實我…不想一個人,
更不要熬過一宿又一宿,
卻偏要這麼著,擰住愛人的心,
昭然等待相擁入睡,夜…
才會香甜。

2006/10/12(四)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