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說了一千零一夜,流傳幾世紀,
曾落下的眼淚比一千零一夜還漫長,
總有一天,你會是終於感悟的國王嗎?






記得我曾拼命打開一罐小男香,不小心被碎裂的玻璃劃破手指頭,
流出許多鮮血沾濕兩張衛生紙,當時的我拿碘酒豪邁地往傷口倒,
讓看來很痛的傷口經由刺激更痛,再貼上OK繃,沒幾天就好了。

身體的外傷可以從外觀察看、臆測傷口有多痛?
只是傷到表皮?還是割到肉?亦或是深可見骨?

無論是怎樣的外傷,我們都懂得,要為傷口上藥、包紮,
不碰水保持乾燥,不隨時翻看包起來的傷口,靜靜等待,
要不了幾天…傷口就會自然好轉,也許會留下難看的疤痕,
當我們再觸碰,偶會想起當時的痛,卻不再有痛覺。

但是…心傷呢?

記得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天,愛你的那顆完整的心,
被不經意、不全心全意的你在夜深人靜時用力地傷,
我的心在那晚忽成零碎、刺人的瓦片,已非完璧。

很痛…很慟…生命彷彿垂危…

不說,是因為痛鎖住喉嚨發不出聲音求救,無話可說;
不逃,是因為最後一塊退隱的空間被你奪去,無路可逃。

不說、不逃,甚至不哭,不表示我的堅強。

看不到、找不到傷口,遍尋不著治心傷的藥和醫生,
沒有人瞧瞧傷口說:「啊!流那麼多血,一定很痛!」,
沒有人擔心什麼時候痊癒?沒有人關心我?
沒有人可以想像衝擊之後的嚴重性?

我們不懂得對症下藥,卻很懂得讓傷更痛。

你一錯再錯,在傷口上灑滿海水釀的粗鹽,
讓傷益發嚴重,讓痛的知覺不停被重複感受;
我一錯再錯,不斷檢視傷「好了沒?好了沒?」,
復原遙遙無期,傷一直在那兒,結不成疤。

外傷會好,心傷卻好不了?

竭盡腦海中所有字彙,也無力形容心傷的痛,
心傷有多痛?任何比喻都比不上親自體驗傳神…

不怕外傷,最怕心傷。
我是隻驚弓的鳥,明明受到驚嚇,卻若沒事般飛翔。

決定不碰的傷,就這麼擱著…慢慢好。

故事說了一千零一夜,流傳幾世紀,
曾落下的眼淚比一千零一夜還漫長,
總有一天,你會是終於感悟的國王嗎?

2007/04/22(日)



〈延伸閱讀〉 [248] 不怕痛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