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心還住著小時候的大妖魔,
你們不是我、你們不懂我。




※本文於2006/10/02獲選為中時嚴選好文※



唸幼稚園時,老師搖響鈴聲,
小朋友們蹦蹦跳跳衝向教室外的遊樂場,
奔往盪鞦韆、溜滑梯和翹翹板的陽光園地,
我總是坐在教室裡,假裝與眾不同,
捏拉橡皮筋,說服自己那沒什麼好玩,
乖乖地度過每一回難得的下課時光。

偶爾想上洗手間,也刻意不看操場,
眼睛直盯沿路的地板直到坐上小馬桶,
才張望起隔離的小矮牆,有沒有人偷瞄?

清楚記得有一次,
我恰巧在老師搖鈴前上洗手間,
方便後正好見到老師走過來搖下課鈴,
我快速地跳向從來沒乘過的盪鞦韆,
一屁股坐下,摸索別人擺盪的模樣,
腳觸地再蹬起,鞦韆會漸漸飛起來,
風也會吹弄我短短的西瓜頭陪我玩,
無奈我腳上穿著的鐵鞋限制住想像,
旁邊好多小朋友用異樣眼光指指點點,
看笑話似地,我找不到人幫忙推鞦韆,
只能辛苦盡力讓鞦韆低盪微擺,
風兒微微吹拂我的臉龐挑動全身神經,
迎著風、隨著風,多麼神奇、多麼嚮往,
似乎能感受到速度這無形的玩意,
我滿足、享受、恣意,

倏地,一個大個子的男孩,
先粗魯扭開我抓著鐵鍊的左手,
跟著到我看不見的背後用力使勁推,
讓我摔坐在泥土地上一臉木然,
垂盪下來的鞦韆重重撞擊我的耳朵,
還來不及反應,眼前已一片空白,
待痛覺傳遞,趕緊摀住灼熱的地方,
手一碰卻滿佈沁涼感,原來是血…

緊急包紮處理後,娃娃車載我回家,
隨車老師登門對媽媽連聲抱歉,
說已經處罰那個大班的小朋友,
保證以後會多注意我不讓我被欺負,
也告知對方的家長,請該家長多管教。

不懂…

我逞強沒掉淚,不代表都不痛,
血流出去,淚不流出來,心很痛…
為什麼沒有錯的老師要跟媽媽說對不起?
為什麼不是那個大哥哥跟我說對不起呢?
受傷的人是我,卻沒人來撫慰我的心。

其實很羨慕每個身體健康的小朋友,
因那次事件影響,心上堆疊重重陰影,
我再也不敢走向飄揚快樂笑容的操場,
自知之明厲聲制止想玩樂、遊戲的心思,
等我走出去,每個遊樂設施都會擠滿人,
沒本事搶贏人家,也沒自信請誰禮讓…

自那時起,漸漸懂得孤單的滋味。

希望有人不當我是怪物,陪我玩,
渴望有人拉拉我的小手和我做朋友。

現在的我,仍常常感到孤單,
腦袋裡空轉許多異想天開的主意,
卻找不到人有閒暇時間靜心聽取,
敏感的心還住著小時候的大妖魔,
你們不是我、你們不懂我。

象牙塔大門的鎖經過多年早以鏽蝕,
雖然外邊的世界晴空湛藍,美好揮舞,
我卻窩在黑暗的角落望向窗外不敢闊步,
漠然隔離華美,有點涼、有些微微痛,
置身嘈雜人聲還是畏縮、害怕,
緊閉心,不願朵頤每句話和每寸美景,
整個人徬徨失神,斷絕溫度來往,

我有恰、有家人、有朋友,
大家來來去去,到了停、停了過,
偶爾還是寂寞盤佔,百感悽涼,
陷入冰冷泥沼久久不能逃脫,

鞦韆上揚起人們的童年和歡笑,
鞦韆下散落我無限迴旋的孤單,
天羅地網、漫天蓋地、逼人窒息,
遠超過我能承受的…

2006/09/23(六)



★賀喜〡中時嚴選之鞦韆下的孤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兒瑄 的頭像
夏兒瑄

夜舞心空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