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如果有距離,往往輕易顯得偉大。




※本文亦發表於馬祖資訊網-阿兵妹家族
※本文亦發表於批踢踢GFonGuard看板



馬祖東引的百年燈塔--東引燈塔

聽說那兒的冬天很冷,曾有人的耳朵凍成硬塊掉下來,
聽說從臺灣到那兒只有臺馬輪一個交通工具,除非你能抗海水的低溫游泳,
聽說被海包圍的那兒,每一個地方、任何一個角落都能看見美麗的海,
聽說那個島很小,比西門町還小,徒步走遍全島的人比比皆是,
聽說那兒有個百年燈塔,燈塔的白、海天的藍比希臘愛琴海有過之而無不及,
聽說那兒的天空面貌最多變,但在島上的阿兵哥眼裡,總是憂鬱的藍。

兩千零三年底,心繫於在馬祖東引服役的他,
踏上臺灣最北的邊境前,我對那塊土地的認識,僅止於「聽說」。

待在臺灣的我,很想他…我很想他。
當思念出現難以負荷的重量,任誰都想放下它,
放下思念的方式,有屈指數不來的很多種,

直接俐落點,有人選擇不愛他,不愛了,思念將不再那麼重,
不乾不脆點,有人選擇暫時放下,轉移注意力,模糊思念的焦點,
簡單快速點,有人選擇靠近思念的起源,不讓思念狂妄猖獗。

愛,如果有距離,往往輕易顯得偉大。

我選擇靠近他,到海的那一邊見他一面,
不管三七二十幾,衝動走在決定之前,誰都阻擋不了,
選在最冷的那個夜裡,不顧一切奔向他…

從臺灣中部搭火車到北部,再搭船到最北端,
一天一夜的時間,四百多公里的距離,輕而易舉被克服,
是誰說男友在外島當兵很可憐,兵變機率超級高?
是誰說那是我們跨越不了的距離,等著被打敗?

顛簸一天一夜,換來短短的相聚六小時,
回頭得再流離一夜等天明,繼續震盪一天一夜回到原來的位置,
才明白,這是放下思念,最笨的一種方式…
不再聽說最遠的距離,卻帶來最長的思念。

一個女孩為心愛的他堅強、堅毅地越過海,乍似了不起,
說穿了,還不是禁不起思念的凌遲、受不住思念的煎熬?
逃不出思念的牢籠,突破的,僅只距離而已。

距離最遠,思念最長。
只是,想仔細,這愛有什麼值得歌頌呢?

2007/10/17(三)



愛@距離〡距離最短,愛最近。 搭配閱讀的文章
[496] 極北落足(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兒瑄 的頭像
夏兒瑄

夜舞心空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rgood
  • 天阿

    放暑假了~~~
  • 這是詐騙集團嗎?我看你在很多人的部落格留同樣的一句話耶!我天天都是暑假喔!

    夏兒瑄 於 2008/07/01 1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