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做天使,為什麼要當惡魔?





女孩的爸爸是從小被過於疼愛的老三,
沒有金錢觀念,對家庭沒有責任感,
做錯事就窩回年老的媽媽懷裡尋求慰藉,
常常喝酒亂發脾氣,傷害無辜的家人,
女孩還記得那年爸爸酒後用皮帶頭抽她,
她的血從頭頂源源不絕流下來攪和淚,
打她的人是狂風掃過後呼呼大睡的爸爸,
女孩再也無力負荷這顆不定時炸彈,
十幾歲的年紀就離家隻身在外生活。

女孩的媽媽有天真孩子氣、活潑個性,
和女孩像朋友般無所不談,互相愛護,
媽媽攢著微薄的薪水,湊合爸爸偶爾的收入,
拉拔女孩唸完高職,支撐女孩的弟弟唸書,
原以為爸爸到大陸工作能有穩定發展,
家再也不必害怕突如其來的腥風血雨,
遠在大陸的爸爸行為不檢,佔有慾又高,
一手懷抱年輕女孩,一手控制臺灣老婆,
疑神疑鬼懷疑老婆不忠,氣沖沖回臺灣,

女孩的媽媽終於受不了枕邊人變惡人,
認清、接受老公本性永遠不會改的事實,
離不了婚(女孩的爸爸堅持不簽字離婚),
只好鼓起勇氣鐵心拋下家庭遠走他鄉,
以脫離老公長久來的精神折磨和肉體痛楚。

女孩明白媽媽的苦衷,和媽媽保持聯繫,
有天,女孩發現肚子裡正展開新生命,
女孩知道她不能麻煩媽媽幫她張羅婚事,
(媽媽回到這個家,就再也跳不出去)
她和交往兩年的男友到爺爺奶奶跟前,
請爺爺奶奶成全並主持他倆的婚禮。

爺爺奶奶心疼這從小就苦命的孩子,
一手包辦喜帖、喜餅、伴娘、文定喜宴,
由長至老的人情世故,四處報喜訊,
只盼能讓女孩嫁得稍微風光體面,
將來到婆家能被重視不會過苦日子。

女孩一直以來,跟朋友沒什麼交集,
她擔心著文定之喜前夕該怎麼去拿禮服?
文定之喜當天早上又該怎麼到婚紗店化妝?
(文定之喜前一兩天不能和新郎見面)

女孩想到從小就比較幸福的堂姊妹們,
女孩的大伯很會賺錢,對女兒尤其疼愛,
堂姊妹們幾乎都會開車,也有車可以開,
女孩戰戰兢兢地撥電話求助她們的幫忙,
女孩心裡擔憂離家後越來越疏遠的親情,
怕堂姊妹們認為她只是想利用一下而已。

堂妹原本被奶奶指定得當女孩的伴娘,
但因女孩無心一句話傷害了堂妹的心,
讓堂妹拒絕奶奶,並和爺爺奶奶大吵一架,
事後打電話給女孩告訴她不會幫她任何忙,
要女孩自己想法子,別想來麻煩別人。

女孩心裡一定很煩惱、很難過,
挺著大肚子,沒有爸爸、媽媽可給她依靠,
更不敢再開口請爺爺、奶奶為她傷腦筋,
她當然也可以選擇坐計程車前往婚紗店,
但獨自一人頂著大濃妝、穿著厚重禮服,
沒有家人、朋友的陪伴,該如何自處?



這女孩不是別人,是我從小要好的堂妹,
琉燚妹、寶貝妹都為她的婚禮付出心力,
雖然我們和堂妹的感情走不近也少來往,
但我的兩個妹妹還是把這堂姊當姊姊,
(我是家族最大的大姊,堂妹次之)
在爺爺、奶奶送喜帖時略盡綿薄之力,
艷陽天下載爺爺東奔西跑,聽老人抬槓,
這原該是新娘得做的事,卻由我的妹妹來做,
新娘沒開口邀請我的兩個妹妹擔任伴娘,
反倒奶奶一聲令下,琉燚妹、寶貝妹就得聽話。

也許堂妹講話不小心傷了妹妹的心,
但親愛的妹妹怎麼忍心讓新娘如此無助?

我們的爸爸比她爸爸(我叔叔)好太多,
所以我們生活得比較好,從小無憂無慮,
而今我們的兄弟姐妹有困難、有麻煩,
我們能給予多少幫助,就該義不容辭,
倘若今天故事裡的這女孩是陌生人,
我們都會為她感到擰心,想拉她一把,
更何況是家族裡小時候玩一塊的姐妹呢?

「施比受更有福」

對別人好是希望「別人好」?
還是希望別人以後也能對「自己好」?
如果付出,怕別人不能同等付出,
所以我們吝嗇,不願意對別人付出,
讓自己變成斤斤計較得失的人,

如果堂妹結婚,我們為她做點事,
得想到她嫁人後跟我們幾乎沒交集,
那以後我們結婚,她也不會幫忙,
福氣比較多的人,怎麼能小氣呢?

妹妹們,妳們結婚一定有我在,
到時堂妹有沒有為妳們付出都不要緊,
我會竭盡心力讓妳們做美美的新娘,
妳們很幸運,還有我這個姊姊相挺,
但是堂妹沒有姊姊、妹妹可以幫她,
只有一個還不太懂得待人接物的弟弟…

如果可以做天使,為什麼要當惡魔?

我走路很慢,常要妳們等我、牽我、扶我,
妳們沒有嫌棄過我這左腳瘦小無力的姊姊,
反而依賴我、需要我,當我是精神支柱,
妳們都是我心中善良、可愛的小小天使,
長大後應該更懂得關懷、照顧別人,
心善自然美…

別讓我們的姊妹成為無助的新娘,好不好?

2006/10/17(二)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