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不好的回憶,放下對媽媽曾經的埋怨和怨恨,
是我心甘情願選擇記住唯一這段與媽媽有關的美好記憶,
我想好好孝順媽媽,做天使般的女兒。






我的媽媽很不像媽媽。

〈例一〉
「媽…十二點多了,我肚子餓。」
「喔!好!我去『熱』給妳吃」熱前晚剩菜?

〈例二〉
「媽…中午要吃什麼?我肚子餓。」
「妳要吃什麼菜?我去買自助餐給妳吃。」

〈例三〉
「媽,晚餐要吃什麼?好餓喔!」
「桌上有中午剩下的菜,鍋裡有熱的飯。」

(媽媽不太會煮菜,也很少主動去煮菜。)

好吧!也許大家覺得這不算什麼?
我舉個超級好笑又誇張的例子給大家看看。

〈例四〉
「媽,這是我同學,來陪我做作業。」幽靈弟說,
正值中午時間,弟弟和同學在電腦前待了十幾分鐘後,
「媽,中午要吃什麼?我同學會肚子餓。」
媽媽指著客廳牆邊的一個紙箱笑著對弟弟的同學說:
「弟弟,那裡有泡麵,肚子餓泡去吃,不用客氣。」
(肚子餓去吃…肚子餓去吃…肚子餓去吃…)

也許有人覺得我媽媽只是不愛煮菜,
有些人就是沒做菜的天份,所以不能怪她…

〈例五〉
「妳那個洗髮精多少錢呀?看起來很好用。」媽媽問,
「幹嘛啦?不要給我偷洗喔!」琉燚妹瞄媽媽一眼說,
「唉唷~琉燚,不要這樣嘛!給媽媽洗洗看。」

(媽媽用的是上萬元的保養品,穿的是上萬元的衣服,
 堪稱「貴婦級婦人」,卻喜歡乞求偷用女兒們的東西?)




在我小時候,媽媽的心曾經生了幾場大病,
病魔纏身的媽媽常拿我當出氣筒打我、掐我,
用不堪入耳的言語羞辱國家小小幼苗。
(好險幼苗夠堅強,長成大樹。)

我上大學之後,媽媽的病痊癒之後,
偶爾會跟我說:「對不起。媽媽以前對妳不好。」
(媽媽生病了,才會不懂事,那些事…我都會忘。)

幾年前,我曾經面對面跟媽媽說:
「不用擔心我們會丟下妳,至少…我會孝順妳。」

昨天,我又突然有感而發對媽媽說:
「其實,我從小就覺得自己是沒有媽媽的孩子,
 因為妳很不愛我,常常欺負我、嘲笑我、打罵我,
 但是,有一次,我人發高燒在台北某家醫院打點滴,
 是妳在病床旁照顧我,摸我的臉探體溫,餵我吃粥,
 點滴快打完時,妳打電話給爸爸,要爸爸開車來接我們,
 爸爸卻說他在打麻將沒辦法過來接我們回家,
 是媽媽在醫院陪我,和我一起坐計程車回家。
 當時的媽媽散發出溫暖的光,背上有雪白的翅膀,
 像天使一樣溫柔,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有』媽媽。


我記得醫院的場景、床單的顏色和媽媽的模樣,
小時候的我一定承受下許多來自媽媽的折磨和痛苦,
才讓我對天使般的媽媽印象如此深刻,恍若昨日,
這個許久前的記憶片段清晰到讓我只想記住媽媽的好,
媽媽對我的壞,我也記得一些,但已經漸漸模糊了,
有些話還在耳邊,卻忘了前因後果和當時的景象,
忘卻不好的回憶,放下對媽媽曾經的埋怨和怨恨,
是我心甘情願選擇記住唯一這段與媽媽有關的美好記憶,
我想好好孝順媽媽,做天使般的女兒。

我的媽媽…曾經像惡魔摧殘我的生命,
現在卻像脆弱的玻璃娃娃,需要我好好呵護。

媽媽,不像媽媽的媽媽,我很愛她。

2007/07/05(四)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