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聚會,都讓我懷念朝夕相處的好時光,
陳年的好酒一開,盡是撲鼻香,總是欲罷不能想續攤,
謝謝妳們相伴、相挺,成就我大無畏的勇氣。






高中,介於青澀與成熟的曖昧時期。

吶喊的青春歲月,剎那間,已離我近十年之遠,
時間的距離僅有越來越遠,一再追逐也跨不回從前,
當時一起笑、一起鬧、一起吃、一起住的麻吉們,
近在身邊,維繫聚少離多的不變情誼。

畢業當時約好至少一年一度的聚會,沒有人忘。

這些年來,從未間斷、很有默契地維持慣例,
每一回相聚,總讓我們回溯著那許久前的過去,
穿著美少女戰士的水手制服,招搖跩、晃蕩不羈,
(有照片為證,待我翻箱倒櫃掃描給大家看)
水手服一起使壞,假正義之名,行搗蛋、闖禍之實…

曾經,一個比一個還火爆地搶著跳出來對抗,
那個滿臉痘痘、眼睛只盯胸部看的爛機車老師,
以孔夫子難容的言語與老師翻臉,對嗆,槓上,
只為捍衛我們心中的公平、正義。

曾經,在不准學生坐電梯的六樓的六人寢室裡,
連死都不怕的某人卻膽小到只敢在棉被裡換褲子,
寧願躲在衣櫥裡換裝,死也不在一窩女孩面前更衣;
天生愛吃、愛賴床的某人,作夢,夢到吃雞腿,
一個耳塞被咬得又濕又爛,另一個行蹤成謎…
每週一回的寢室運動會,秘密計畫惡整某人,
搞得女宿六樓整層,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深怕不小心成為下一個被掃把「阿XX」的受害者。

曾經,上課打屁、聊天,或是教得太簡單睡懶覺,
被各科老師嚴厲指責,到外邊罰站仍然嘻哈的我們,
當時看來叛逆、無可救藥的一群惡霸青少女,
卻總在寧靜的夜半相互打氣,努力上進讀書,
乖張行為與優秀成績奇異地成正比,
行徑越囂張、成績越優異。

而今,我們一個個取得or即將取得碩士學位,
接二連三成為化工界的嬌美花兒,辣手摧殘綠草,
(除了我,研究所偷跑來唸設計,大家都唸化工)
一個比一個還屁的國立研究所畢業文憑,
一個比一個還優渥的薪資(三萬四,嫌少?),
我親愛的麻吉們,全變成國家的棟樑。

水手服妹轉變成吸毒的工程師,強悍勇猛,
(實驗室毒氣長久吸下來,對身體很不好)
只要長存當時的樂天、不認輸,屢戰屢勝,
謹記彼此忠心的友情,二話不說挺到底,
我相信…再十年,聚會還是如此愉快。

每一次聚會,都讓我懷念朝夕相處的好時光,
陳年的好酒一開,盡是撲鼻香,總是欲罷不能想續攤,
謝謝妳們相伴、相挺,成就我大無畏的勇氣。

2007/07/09(一)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