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都是一個人,但當我們站在燈下,是一片影子。






  夜深,街燈的微光已覆紗,朦朧地譜寫路經此處的人。我們吐納白白濛濛的空氣,爭論著這是有點味兒的煙硝?還是有點濕潤的薄霧?

  我和你,都是一個人,但當我們站在燈下,是一片影子。若不是我要你前來,我們不會是燈下的影,一起落地和移動。

  你羨慕我的勇氣、欣賞我的才華、喜歡我的個性、愛我的心,你說你不起眼,我卻是亮眼。如果你是向日葵,我就是天上的太陽,不論何時何地,你都要陪伴我。向日葵沒有太陽如同人沒有空氣,枯萎是唯一的結果,所以你得向著我,才能繼續燦爛。

  「妳是我唯一且不變的伴兒。」你向天宣誓。

  我開車前進,眼睛不時盯著後照鏡,鎖定鏡中你的車前燈;你騎車前進,目光不離我的車尾燈,隨我難料的速度往前。我們在深夜裡追,追彼此的蹤影,追到彼此作伴,一段路、兩條路徑,相同的終點。

  每天中午,你都會打電話給我,要我起床吃飯,不許我餓肚子鬧發慌的下午。「中午有得吃嗎?」你問,我的答案每次不同,但你每次都很重視。「沒有……」若我這麼回答,「那、那我買去給妳吃!」不管公司在五股,還是桃園,短暫的中午休息時間,距離從來不是你思慮的問題,我的午餐才是你最在乎的。儘管,我說:「一餐沒吃也沒關係!」你依然堅持幫我送便當。

  我才是你最沉重也最想要的工作。

  每次我到哪兒,你都會問:「妳要怎麼去?怎麼回家?」若我說坐公車、搭捷運或走路不一定,你二話不說:「什麼時候?我載妳去、載妳回來。」就算我是要到街尾剪頭髮,你都會跨過十幾公里的距離來到我家門前,送我到街尾;若我說要開車,你馬上接著問:「附近有停車場嗎?會不會走很遠?」若出門那天剛好下雨,你一定會不停囑咐:「開車注意點,走路小心點,慢慢開、慢慢走,不要急……」言語充滿歉意,認為自己應該要陪伴我才對。

  你不只照顧我,我還是你的責任。

  我這工作讓你在城鎮間反覆穿梭,有時只是為了陪我吃頓簡單的飯;我這責任讓你沒有距離的概念,你家好像就在我家門前……我是你的伴,你也是我的伴。每一次,幸福,疾駛而來,驅逐我自顧自的寂寞,為我帶來幸福與快樂,卻也拉長你獨自騎車的身影,在無眠的夜裡,急速闖進我心裡,加深我的不安與歉疚。

  形不離影,才能一起追共同的未來。你為了與我相伴,總是不顧自己……但,沒有你,我,沒有伴。

2008/04/05(五)





1. 他曾為你疾駛多少回呢?
2. 他是不是將你視為責任,付出總不計代價?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