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來得快去得快,
甚至還沒緊握盡情,
我們…又失去,儷影不能成雙,
無法形影相隨,分散在海的兩端。




※本文亦發表於馬祖資訊網-阿兵妹家族



秋意濃

演唱:張學友 作詞:姚若龍 作曲:玉置浩二

秋意濃 離人心上秋意濃
一杯酒 情緒萬種
離別多 葉落的季節離別多
握住妳的手 放在心頭
我要妳記得 無言的承諾

啊 不怕相思苦 只怕妳傷痛
怨只怨人在風中 聚散都不由我
啊 不怕我孤獨 只怕妳寂寞 無處說離愁

舞秋風 漫天回憶舞秋風
嘆一聲 黯然沉默
不能說 惹淚的話都不能說
緊緊擁著妳 永遠記得
妳曾經為我 這樣地哭過



  2004/08/17(二)~2004/08/30(一),恰的第三返。

  你每一次返引,每回都像是永不再見的道別,捨不得眨眼地用力盯,牢牢記住你現在的模樣,影像儲存兩個多月,如果記憶體不夠大,只能記住一個畫面,那往往是最後離開我的畫面,我的腦很小,只能裝下一個你,就像你說過:「我的心很小,只能容下一個妳。」

  我表面堅強,心很脆弱,沒有你的每一天,嘴邊掛著笑容,遙想海角的你是否也笑著,我們並不幸福卻懸著笑,要你放心別擔心,儘管想念濃到呼吸滯抑,仍可佯裝心上沒人露出開懷,我們為對方笑而笑,不許彼此憂心,心掛在另一顆心上,我的心上有你的心,你的心上有我的心,相信開心能傳遞相繫的兩顆心,這是天生的默契。

  前兩返,不願你累加苦,淚在你轉身離開後才開始氾濫,這一去…下一回又得多少日子?回憶裡尋十三天來的幸福甜蜜,轉眼成夢,快樂來得快去得快,甚至還沒緊握盡情,我們…又失去,儷影不能成雙,無法形影相隨,分散在海的兩端,不甘心被天剝奪有眼不得見的權利,緊緊守牢相愛的緣分,我們不會被打敗,外島兵役讓我們愛到無力,愛到現實距離畫出心距,偶想放棄,也總有另一個人願意多努力。

  等待的日子已過去三百多天,這一返…眼淚卻毫無節制地在你收假前狂掉落,從倒數第四次(台北火車站是最後一次)說再見的那晚,你環住我的肩,我摟住你的腰,頭伏在你胸前,聽心跳撲通撲通,聞熟悉氣息如此感傷,再沒幾天,你又要離我而去,我像嬰兒一樣,只信眼見為憑,見不到你,會以為你不在世界上,解讀成你不愛我,然後哭個唏哩嘩啦,吸引你的注意力,期盼你像以前一樣,一輕聲呼喚便驅近身邊,但是…不會!

  每次都說很快回來,連一天都嫌漫長又該如何等待?我哭…你聽不到、看不到,更不會因此出現,奸詐狡猾地在你面前哭,看你會不會不走?挽回頹勢力不從心,我一點也不勇敢,一點也不適合等待,可憐攤在眼前,撫不平淚水湧出,我們都想改變,我們都不想分開,可是我卻得咬著牙把車開往台北車站,送你到火車站,你也得忍著淚腳步移前,往離開的方向邁進,頻頻回頭招手,而後頭也不回一鼓作氣走出我的視線。

  從你下車取走行李闔上車門,淚已不是靜靜流,瘋狂急速源源不絕地滾出,在車裡說:「求求你!不要走!」你離我越來越遠,呼叫聲越來越沉,我和車子待在原地痴痴等待,等你轉身說不走,終於換檔駛上路,告訴自己:「不要哭!妳不要哭!」「不要哭!不要哭!」「沒事!沒事!不哭!不哭!」淚仍不聽使喚地流過你摸過的臉、你吻過的唇,鹹鹹地帶點餘溫,哭得好傷心,我在開車,卻不知道開到哪裡?好想好想開到你身邊。

  意識模糊、神情恍惚,忽然接到你的來電:「上忠孝橋沒?」提著手機哽咽,定睛瞧四周陌生的環境:「我…我不知道我在哪裡?」常接送爺爺奶奶往返台北車站,自信閉著眼也不會走錯這些路的我,竟然因為太過傷心而迷路,獨自在台北市區繞圈子,原應走忠孝橋回家,後開經徐州路、林森北路、衡陽路(記不大清楚),上了中興橋才找到回家的路,心不在路線上,只在你身上。

  無意間在電影中看到這首歌,歌詞表現離愁淋漓盡致。「離人心上秋意濃」離別似秋風掃心蕭瑟;「握住你的手放在心頭,我要你記得無言的承諾」不說…多苦、多累,我都等你;「不怕相思苦,只怕你傷痛;不怕我孤獨,只怕你寂寞」我什麼都不怕,只怕你為我苦;「怨只怨人在風中,聚散都不由我」服兵役是每個成年男子的義務,這是我們的無奈,也是我們的驕傲;「不能說,惹淚的話都不能說」對不起!我總是做不到,你不需言語就能惹出我的淚,我的淚總使你泛紅眼;「緊緊擁著妳,永遠記得,妳曾經為我,這樣地哭過」請你記得。

  時序即將入秋,天涼請為我添衣,好不好?

2004/09/01(三)倒數255天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