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明明很安靜,我卻聽到手機在響,
丟失了心,連幻想都分不清。




※本文亦發表於馬祖資訊網-阿兵妹家族



  「您撥的電話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撥。…」

  在你還很菜的時候,每天僅能為等待做準備,刷牙帶著手機,洗澡晾著手機,含著滿嘴牙膏,頭髮上還許多泡泡,只要手機一響,我馬上接聽,偶爾到收訊不良的地方,掛心著盡快離開,電池在最可能響起的時候保持滿格,連換電池都快速俐落,深怕錯失你的每一通來電,神經隨時緊繃,有時候太思念,恨不得你聽到相思,手機響起;有時候太想聽你的聲音,把手機貼近耳朵,假想你在另一端,自言自語;有時候太過需要,哼起屬於你的手機鈴聲,假裝來電;有時候明明很安靜,我卻聽到手機在響,丟失了心,連幻想都分不清。

  沒有想擁有,擁有想貪求。當我們之間只能由你主動取得聯繫,我可以退讓,讓無奈征服無理取鬧,變得體貼窩心,一天一通也好,三天一通也行,只要知道你平安,我有話說不要緊,哨聲突然響起沒關係,這些都不重要。兩個多月前,寄手機給你回部隊,在需要安慰時尋找你,突然有感動能和你分享,還能每天傳甜蜜不膩的簡訊,一來一往打發漫長時間,我應該滿足,卻不滿足。

  記得某天,你打來,我不小心把手機忘在家裡,經過三個小時才回電,電話中是你擔心憂鬱的話語,語氣帶點不愉快,想找人聊天卻連連碰壁,阿兵哥哪來閒暇憂心?這是我的疏失,讓不自由的你難得有自由行為,卻找不到我,所以我說對不起,不會再有下次,總是被招之即來、揮之即去,你有機會聽我說話,我第一時間現聲,部隊無預警集合,迅速掛上話筒,我第一時間錯愕,談話時間長短有無僅隨你而定。

  一醒來難免想起你,指尖按壓傳遞問候,遲遲沒有〝簡訊已送達〞的訊息報告,忍不住撥了你的電話,確定手機是否沒有收訊,不斷傳來機械化的沒有回應,證實連線中斷,等到下午才來簡訊已送達的報告,晚間又傳了一封簡訊,直到現在…還是沒有回應!不死心地重複按下快鍵撥出,等待十秒,又是沒有回應,交流雖可由兩人主導,但是東引很偏心,塑造一個對你大有利的環境,手機收訊總是不穩定,兩個人分隔兩地,我看不見你也聽不見你,現在的你在做什麼?一整天沒有你的消息,我是不是錯失了那邊的精采?

  不喜歡等待,等待很苦又不保證圓滿,不喜歡手機出現未接來電,讓你為我胡亂猜想,不喜歡送出的訊息無法及時送達,愛戀得被延後,更不喜歡撥出的電話沒有回應,原本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經過一些煩憂打擾,會突然間好需要你,不知道你現在好不好?焦慮揉合牽掛,黑暗的情緒持續累積,搞得自己七上八下亂七八糟不知所謂,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沒有前進的興奮,只有好多莫名的煎熬,跳不出禁錮牢籠,逕自煩躁。

  現在所有比剛入伍時多太多,你不是故意,你另有原因,只是來不及好好說明,安安浮動的情緒,我等你。

2004/09/07(二)倒數249天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