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他在,他粗壯的臂膀能成為我的依靠,
搞不好他不嫌我胖,還能勇猛抱著我行動,
那我一定要常常耍任性,讓他一直抱我走來走去。





  今天真是又冷又痛。

  中午吃完飯拿碗到洗碗槽,正走向餐桌準備擦桌子,還沒接近,右腳突然往前滑,左腳腳板坐在屁股下,看看地板約只有一滴水,我竟然迅雷不及掩耳地滑倒了,奶奶聽到聲響,趕緊前來察看,沒有撞到膝蓋,只是腳板被屁股壓到,因為我很能忍痛,平常跌倒沒什麼在喊痛,但這次好痛,忍不住喊了一聲痛,奶奶緊張地扶我進房,轉身去拿藥,又進來幫我揉藥,看奶奶粗糙的手在我發白腳板上來回抹藥,再怎麼痛,我也不能說出口。

  擦好藥,我以為傷勢沒大礙,下午還是到補習班畫畫,晚上接著上色彩學的課程,而看起來沒瘀青現象的腳,內部卻一直隱隱作痛,痛到我直冒冷汗,連趴在桌上休息都睡不著,忍不住打電話給琉燚,要她接我下課後,順便帶我去看中醫,忍著劇烈的疼痛,捱到九點半下課,從補習班走出來,驚覺使力走路,痛從腳踝沿著骨頭竄上來,根本沒辦法走,好險有同學幫忙攙扶,才離開補習班。

  趕十點回到新莊看醫生,愛遲到的琉燚妹在十點十分送我到醫院,請求護士給我們掛號,搭末班車趕上看診時間,醫生看看我的腳說:「哇!腳都腫起來了。什麼時候跌倒的?」,「中午。」,看診醫生笑了笑:「這樣的傷…妳還真會撐!」,「很嚴重嗎?」看一下沒事般的腳,「都腫成這樣了,還不嚴重唷!不知道骨頭有沒有斷?要照X光才能鑑定。」,跌倒造成足部挫傷。

  負責整復的醫生輕輕轉轉我的腳踝,了解一下傷勢,幫我包紮消腫的中藥,交代我不能吃冰和辣的食物,也不要跑和跳(這麼痛…誰會跑跳啦!>”<),坐要把腳放直,不要彎著膝蓋,睡覺要把腳墊高,否則會抽痛到無法入睡,先消腫再看看明天能不能推拿?我的腳變成醜腳丫,繞了一堆白紗布看起來很嚴重,本來就已經很瘦小的腳,包了藥還挺有份量呢!

  唉…補習班的同學說我太逞強,奶奶說既然痛就趕快看醫生,怎麼還拖到下課。人家跌倒經驗豐富,剛跌倒完還稍微可以走,我以為會沒事,哪知道會變成這樣,疼痛越來越劇烈,演變成無法走路,現在終於了解,原來瘀青不算什麼,看不到的傷才要人命,只是不小心滑倒,竟然要上醫院看診,好丟臉唷!我還麻煩整復醫生包小陀一點,不要搞成很嚴重的樣子,他居然面帶笑容地說:「妳這樣看起來就很嚴重啦!」

  正因為如此,我只能靠家人幫忙行走,或是自行用右腳跳(跳的時候,會甩到左腳,還是痛啊!),好需要親愛的恰,如果有他在,他粗壯的臂膀能成為我的依靠,搞不好他不嫌我胖,還能勇猛抱著我行動,那我一定要常常耍任性,一下要去洗手間、一下要去客廳,讓他一直抱我走來走去,哇!光想就好幸福呢!可惜…他不在,回家上樓梯還是靠可愛的幽靈弟呢!天氣那麼冷,我的左腳什麼時候才會好呀?放肆到現在,一點也沒降低疼痛,我不依啦!

2004/11/19(五)倒數175天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