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




※本文亦發表於批踢踢GFonGuard看板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
 攜琴上高樓,樓虛月華滿。彈著相思曲,弦腸一時斷。」
            ---李冶〈註一〉《相思怨》

偶然看到這首詩,前四句話充分表達訴說相思的無邊無際,
想起站崗時的自己,跟妳們一樣飽受相隔兩地的相思之苦。

在空蕩蕩的房裡,不停繞步、不斷自語,好似時間會快些,
滴答、滴答,時間巨輪一分一秒壓過,想念的心越來越濃重。

當心愛的他不在身邊,思念如影隨形,融入脈搏分秒蠢動,
無時無刻,我都想著他,想他的臉、想他的笑、想他的愛,
相愛不能廝守,無奈、無助又痛苦,任思念傾瀉無所遁形。

看他的照片,用手描繪他的線條和輪廓,滑過每處都發笑,
笑他的癡、我的傻,愛他的帥勁,最後停在照片裡的唇上,
自己的嘴隨著微嘟,像真的親了他,迷戀照片緊緊守護他;
穿他穿過的衣服,學他的舉止、模仿他平常捉弄自己的樣子,
揮舞過大的衣袖,逗弄自己的臉頰,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
拉起衣領湊近鼻,聞他的男人味,迷惑自己他只是暫時離開;
厚厚的棉被扔一邊不蓋,整個人窩進他的外套裡瑟縮睡覺,
嗅著熟悉的氣味,幻想他從背後緊緊擁抱自己,安然入睡,
假裝大外套是他的存在,他從來沒丟下、沒冷落自己;
刷他的牙刷、用他的杯子、玩他的遊戲、穿他的四角褲,
不自覺學他的生活模式,來撫慰沒有他在。孤單的心。

相思容易讓人失了魂…
這些瘋癲看似沒意義的行為,最末換來的都是無聲落下的眼淚。

海水那麼深,擅長游泳的人跳下去,飄流不過三天三夜?
相思那麼深,不愛寂寞的我跳進來,得載浮載沉幾百個晝夜?
沒有依靠,相思滲入時間、空間的分際,天羅地網、漫天蓋地,
逼人窒息,令人厭厭一息,還是得苦撐、硬撐不許死去。

我忘記我怎麼走過那段遙遙無期、漫長的日子?
也許「熬一天,算一天…」〈註二〉就是這麼著…
我只知道…那樣的苦,我再也不想重來一遍。

看大家身陷相思囹圄,我只能祝福妳們,幫不了妳們,
相思的煎熬、想念的折磨,是每個站崗的女人必經的過程。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註三〉如此而已…

2006/11/08(三)



〈註一〉李季蘭,名冶,吳興女道士。劉長卿稱她為“女中詩豪”。
    四庫提要云:「唐女子工詩者多,然無出李冶之上者。」

〈註二〉出自電影《安娜與國王 Anna and the King》
    安娜的侍女問安娜,她是怎麼度過失去丈夫的每一天,
    安娜回答:「熬一天,算一天…」

〈註三〉徐志摩:「我將在茫茫人海中尋訪我唯一之靈魂伴侶。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喜歡這首詩傳達的意境,把它分享給大家。大家加油!(‧Q‧)←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