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的腳也不小心受傷了,
別只記得傷痛,學習記住被另眼看待的感受,
然後試著更貼近身邊折翼鳥兒的心吧!






寶貝妹前陣子騎車滑倒受傷。

不知是哪輛石油運輸車在山路上沿路漏油卻不自知?
讓寶貝妹上下課必經的山路路面全是黑亮的石油油漬,
騎機車回家的寶貝妹正好下坡,一見不對勁要煞車時,
已經連車帶人順著山路的坡度和惡臭的石油滑下來。

那時,正好是放學的尖峰時間,一堆學生都摔了車,
大家幾乎都是輕傷、沒什麼大礙,偏就寶貝妹特別嚴重,
「我怕機車掉到山崖裡,所以我用我的身體保護機車,
 我的車才修理一百塊耶!」寶貝妹自以為判斷得宜,
根本沒想過會不會和機車一起掉進山谷?(被我唸了…)
所以,她傷的特別重,撇開身上一堆見肉的皮外傷不談,
她的右腳腳盤骨頭移位,瘀血腫得像拜拜的麵龜(台語),
至今已近一個月,手上、背上的傷口瘉合狀況良好,
骨折的腳已經消腫,但還需要敷藥,走路一跛一跛。

近日適逢各家百貨公司週年慶,關不住愛美的寶貝妹,
她昨天拐著受傷的腳偕同男友一起去百貨公司血拼。
回家後,除炫燿戰利品外,也向我訴說腳受傷的不便。



→以下為寶貝妹口述的部分內容←

「大賊〈註〉,我今天出去才發現妳真的好厲害!

 我和小星(寶貝妹的男友)過馬路時,好多人在看,
 停紅綠燈的車主和過馬路的路人都在看我慢慢走路,
 總覺得大家都在注意我,都在笑我的腳,很不舒服;

 在百貨公司搭手扶梯的時候,也可以感覺到,
 有人在妳背後指指點點,好像沒看過一樣一直盯,
 討論我走路怎麼會一拐一拐的,然後偷偷笑妳;

 到X櫃買內衣,看到喜歡的款,請小姐幫我找尺寸,
 小姐帶我進去裡面的試衣間,根本沒發現我的腳受傷,
 就拿著內衣一直往前走,讓我在後面跟的好辛苦;

 到勃肯試穿鞋子的時候,我請小姐拿我的尺碼給我,
 我用我正常沒受傷的腳來試穿,小姐她還問我說:
 『小姐,妳另一隻要不要加鞋墊?還是要訂做呢?』
 小星生氣地說:『我女朋友只是腳受傷,又沒怎樣!』
 我覺得好奇怪!店員以為我的腳不方便,讓我有點不爽!

 這些時候,我都會想到,我的腳受傷會好起來,
 但是大賊卻要一輩子承受這些讓我覺得不開心的事,
 腳受傷以後,很多地方不方便,我都會想到大賊,
 我只是暫時受這些苦,但大賊卻是從小到大都受苦,
 妳好勇敢喔!我想趕快好起來,不要再被笑了!」



我聽著寶貝妹的敘述,嘴角越揚越高,
原來自己早已不在乎這些衝擊寶貝妹的小事,
我每天都在遭遇她所說的那些大小情況,
習慣旁人的異樣眼光,也就不以為意。

社會上多數人只是對腳不方便的人感到好奇,
但那樣的注目看在我們眼裡,像是沒禮貌的嘲弄,
其實並沒有惡意,卻很容易對我們造成傷害和陰影,
經過從小到大的練習和成長,我已學會釋懷…

聽寶貝妹說完這些可愛的話,不禁想,
能讓寶貝妹了解我的感受,好像也不賴,
總是喜歡穿小可愛和短裙,裝扮漂亮的寶貝妹,
能暫時體驗折翼,她的心也會跟著變美吧!

希望寶貝妹早日康復,繼續當個無憂無慮的小公主。

如果有一天,你的腳也不小心受傷了,
別只記得傷痛,學習記住被另眼看待的感受,
然後試著更貼近身邊折翼鳥兒的心吧!

2006/11/18(六)

〈註〉大賊=大姐,我們家都把「姐」發音成「賊」。(賊窩(¯(∞)¯))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