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的他,不說話時,抿住的唇會嚇得人不敢屏息……






  如貓咪踮步跟在主人身旁,她的臉掛滿笑意,默默陪在他身後,彷彿他剛剛是戴上川劇面具演出,那麼自然且迅速,一切只是錯覺。

  整頓飯下來,她都是笑臉迎人,靜靜偎在他身邊用餐。聽他們談天,她偶爾輕笑、有時點頭,頂多回應一兩個字,除此,她只微笑不說話,小心翼翼注意餐桌禮節,動作輕柔到不見碗盤相碰的清脆聲,深怕做錯什麼似的。

  餐畢,她拿起餐桌上的濕紙巾,露出小家子氣,刻意趁人不注意迅速塞到包包裡,不料,依舊被眼尖的他察覺……他的臉凜著風暴,惡狠狠地將她掃至眼角,手臂一甩,揮開她企圖索取肢體碰觸的手心,眨眼,換另一張臉快步向前,笑呵呵地與邀來餐聚的客人們搭肩閒聊,前往停車場取車回家。

  每一次,他都是用眼神兇她,嚴厲警示她的行為失當。

  霸道的他,不說話時,抿住的唇會嚇得人不敢屏息,開懷暢談時,事業有成的啤酒肚會一顫一顫地幽默起來……席間,她不過不經意笑開懷點,他的手肘馬上頂過來暗示,要她注意總經理夫人的形象,別失了他的面子。

  他以天自居,自尊又自傲,固守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用腕間勞力士錶聯合全身横肉,滿足她所有慾望,暴發戶般不可一世,不許她拋頭露面出去工作,不准她與嚼人舌根的鄉鄰往來。只要她待在家當少奶奶,出外能做個有氣質又有氣度的夫人,他就會與她共享血汗打拼來的江山--以男人的身分守護她。

  談生意不免喝酒交際,只要她好好表現,他總是不吝於帶她一同出席應酬場合,當客戶要求她敬酒乾杯時,他會湊上前去不落痕跡地讓那杯酒成為他的落肚黃湯;趁大家酒酣耳熱之際,悄悄將她杯裡的酒倒入自己的酒杯,擔心她不勝酒力壞了身體。

  她,是他的使命。在僅存他和她的空間裡,專一的他其實相當多情……

2008/04/15(二)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