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妳,千千萬萬遍。」

你的千言萬語化成這句話,
親愛的你,為什麼這麼傻呢?






那個早晨,我一個人坐在西門誠品外的階梯上,
數著來來去去的行人,等不到熟悉的你的身影…

緊閉大門的誠品、灰暗的百貨櫥窗和關上鐵門的商家,
獨自在未上華燈的西門町街頭走著,寂寞踱步、徘徊空虛,
握著手機,竭盡所能搜尋電話簿裡的每一個名字,
找個人取代你陪我吃早餐、逛逛街、看電影,
多麼想找到一個人,來撫慰失落一角的心…

最終,我還是放棄了…
那個人不是你,又怎能尋著我要的安慰呢?

我在蕭條的街上漫步,眼中的世界全都佈上迷濛,
忘了最後是怎麼回到家,卻記得枕頭上淚濕的痕。

那是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放我鴿子。〈註一〉

除了兵役外,親愛的你只讓我等過這麼一次,
而我…卻讓你贖罪似地為我等過千千萬萬次。

我與高中死黨聚餐,你在餐廳外從下午等到晚上,
儘管外頭細雨綿密,你不催我、不趕我、不告訴我,
站在餐廳對街的花臺上看著在餐廳二樓談天的我,
直到我望見窗外的你,你已佇立兩、三個小時。

我喜歡喝公館的青蛙撞奶,你載我去買,
從三重到新莊,從新莊到公館,遙遠的路程;
我喜歡逛後火車站的東美,你載我去逛,
從一樓逛到二樓,從二樓逛回一樓,漫長的時間;
我喜歡看世貿每年寒假的國際書展,你載我去看,
從買票到買書,從買書到提書,交瘁的心力。

你從來不嫌無聊,總是載我到每一個目的地,
陪在我身邊試著接觸你從來不感興趣的東西。

「六月要到學學文創上課,在堤頂大道附近。」我說,
「哇!內湖…很遠耶!我騎車載妳去上課吧!」你說,
「不用啦!我自己開車去上課就可以了!」我說,
「不要啦!我載妳去,我怕妳找不到停車位。」擔憂,
「神經喔!我每個星期六都要上課耶!」疑惑,
「對呀!我六月的每星期六都排假載妳去。」你保證,
「你載我去,再回家,再來載我,再回家,
 這樣來來回回要四趟耶!又不是神經病。」納悶,
「誰說我要回家,我在那裡等妳下課…」堅決。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問,
「我不對妳好,要對誰好?」你回答,
「你真的那麼心甘情願,沒有埋怨嗎?」打破沙鍋,
「對呀!我捨不得妳一個人做這些事,
 真恨不得早點認識妳,好好照顧妳。」真心誠意。

真心愛一個人,為他做任何事都是心甘情願…

「為妳,千千萬萬遍。」〈註二〉

你的千言萬語化成這句話,
親愛的你,為什麼這麼傻呢?

總是為單純的事努力奮鬥而滿足快樂,
這樣純真可愛的你,讓我越來越傾心…

2007/05/17(四)



〈註一〉當時恰的父母反對我們交往,
    恰要出門赴約時,被恰媽阻擋。

〈註二〉原文為「為你,千千萬萬遍。」
    from 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追風箏的孩子》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