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比在寒冷的冬天裡吃火鍋還愛;
我愛你,比在炎熱的夏天裡吹冷氣還愛。






小兔子要上床睡覺了。她緊緊抓著大兔子的長耳朵,要大兔子好好聽她說。

「猜猜我有多愛你。」
「噢,我大概猜不出來。」大兔子說。

「我愛你這麼多。」小兔子把手臂張開,開得不能再開。
大兔子有一雙更長的手臂,他張開來一比,說:「可是,我愛妳這麼多。」
小兔子想:「嗯,這真的很多。」

「我愛你,像我舉的這麼高,高得不能再高。」小兔子說。
「我愛妳,像我舉的這麼高,高得不能再高。」大兔子說。
這真的很高,小兔子想。希望我的手臂可以像他一樣。

小兔子又有一個好主意。她把腳頂在樹幹上倒掛起來,說:「我愛你到我的腳趾頭這麼多。」
大兔子把小兔子拋起來,飛得比他的頭還高,說:「我愛妳到妳的腳趾頭那麼多。」

小兔子笑起來了,說:「我愛你,像我跳的這麼高,不能再高。」她跳過來又跳過去。
大兔子笑著說:「可是,我愛妳,像我跳的這麼高,不能再高。」他往上一跳,耳朵都碰到樹枝了。
「跳得真高」,小兔子想。「真希望我也可以跳得像他一樣高。」

小兔子大叫: 「我愛你,一直到過了小路,在遠遠的河那邊。」
大兔子說:「我愛妳,一直到過了遠遠的小河,越過山的那一邊。」
小兔子想,那真的好遠。她開始睏了,想不出來了。她看著樹叢後面那一大片的黑夜,沒有任何東西比天空更遠了。

小兔子閉上眼睛說:「我愛你,從這裡一直到月亮。」
「噢!那麼遠,」大兔子說,「真的非常遠、非常遠。」大兔子輕輕的把小兔子放到葉子鋪成的床上,低下頭來親親她,祝她晚安。

然後,大兔子躺在小兔子的旁邊,小聲的、輕輕的、微笑著說:「我愛妳,從這裡一直到月亮,再──────繞、回、來。」

(以上文章轉錄自網路流傳的Email)



「親愛的,你愛不愛我?」
「愛。」

「有多愛?」
「『很』愛。」

「很愛有多愛?」
「『Very』愛。」

「很愛跟Very愛一樣,形容一下到底有多愛?」
「像呼吸一樣的愛。」

「像『人不能沒有空氣、魚不能沒有水』一樣,對吧?」
「對!」
「騙人啦!人沒有空氣會死,你沒有我又不會死…」

「那…猜猜我有多愛你?」
「很愛、很愛、很愛我。」
「算了!你只會『很』來『很』去的…」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女生都這麼ㄌㄨˊ?
但我就是這麼無厘頭,不可理喻的ㄌㄨˊ…



韓劇《玫瑰人生》,
「素望和希望,妳們有多愛媽媽?」順怡問兩個女兒,
「很愛很愛。」素望天真地看著媽媽說,
「『很愛很愛』有多愛呢?」癌症末期的順怡再問,
「像愛吃披薩一樣愛。」希望開心地吃著披薩回答。

我愛你,比在寒冷的冬天裡吃火鍋還愛;
我愛你,比在炎熱的夏天裡吹冷氣還愛。

我愛你,比減除滿身肥肉的想法還強烈;
我愛你,比美白全身黑皮的慾望還深刻。

我學純真的孩子來形容愛的深淺,
愛一個人是最直接、最單純的舉動,
只是,我們總是把愛想得太複雜,
愛得很沉、很重,或是很累。

愛,很抽象;「很」這個字眼,更抽象。

「這個笑話,好不好笑?」
「還好。」
「這件衣服,好不好看?」
「還不錯看。」

在親愛嘴裡吐出「還好」和「還不錯」,
通常代表「普通」和「很好」的內涵義,
若說親愛的答「很好」,就是「非常好」,
是英文比較級裡的最高級喔!

「親愛的,你有多愛我?」
「愛、很愛、Very愛。」
「那…猜猜我有多愛你?」
「很愛、很愛、很愛我。」

雖然你只會說「很愛」,
但我相信…親愛的,你、真、的、愛、我。

2007/06/01(五)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