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後,會對我好嗎?」
「我…現在,開始對妳好了。」






「不作世界第一,而是要作世界唯一。」〈註一〉

看著盲點的盲目很茫,愛更茫。
你已是唯一,我卻要你做世界第一。

那點溫柔不夠,要你貓咪般溫馴,卻不許你默默無語;
那些情感不夠,要你聶魯達般熱情,卻不准你花心娶三任妻子。

媲美他人不足掛齒,你…得是世界第一的情人。

「你…以後,會對我好嗎?」
「我…現在,開始對妳好了。」

總是不斷期望,期望總是不期而遇。
愛戀,來得突然,繼續的情緣卻是順其自然。

你說:「保護妳、照顧妳,妳是我存在的價值。」
聶魯達說:「如同陰影跟隨光,妳是我存在的最佳理由。」〈註二〉

我是陰影,你是光。唯一的光。世界第一的光。

2007/06/15(五)



〈註一〉from李欣頻《十四堂人生創意課》

〈註二〉from智利詩人聶魯達《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延伸閱讀〉   繼續堅持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