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從陌生漸成親暱,究竟為什麼?
為什麼得要人毫無保留付出才能換得什麼?
為了愛嗎?愛裡面有什麼?幸福嗎?






十九歲那年秋,遇見,一個讓我傾心的男孩…

天空中的楓搖曳,冶艷攀爬,未紅極,
抬頭見那一抹漸深的秋色,染紅我的羞澀。

第一次談愛的心不敢想,未來是什麼樣?
只是一步一步走著,走過數季秋,走到將滿七年的現在。

「一輩子,只愛一個人。」可能嗎?

我渴求、我努力、我嘗試、我盡量,
那些我,多麼天真、多麼單純、多麼珍貴…

很難。
愛人的心,漸漸感到疲乏、感到厭倦。

戀愛是生活必需嗎?
以前的我肯定點頭稱是,現在的我卻遲疑了…

我們有時是不是在上天安排的劇本之下?

巧合地在同一天同一時間上同一個BBS,
星光與星芒開始交會,摩擦出光亮與晦暗;
你善良地在成串的使用者清單注意到我的暱稱,
平行線不再平行,漸行漸近,趨成直線;
我多情地在電光石火間,對你一見鍾情,
燃燒出熱切的情意,溫醇的愛意。

沒有這段緣份,沒有這些橋段,
就沒有我們──男主角和女主角。演出故事。
偏偏,我不想被預言、不愛被設定。

兩個人,從陌生漸成親暱,究竟為什麼?
為什麼得要人毫無保留付出才能換得什麼?
為了愛嗎?愛裡面有什麼?幸福嗎?

「一輩子,只跟一個人走到最後。」浪漫嗎?

是的。我還是覺得浪漫。但我非是寫下浪漫的人嗎?
我想一個人走到最後,沒有負擔、沒有包袱、沒有枷鎖,
儘管另一個人可能不是負擔、包袱、枷鎖…

老天賜與我的二十六年生命,我都在忽略,
忽略自己的時間、忽略自己的感受、忽略自己的喜憂,
像是為誰而活,活得盲目、無知、庸庸碌碌…

告別十九歲的我,我害怕二十六歲的自己…
走不回很遠很遠的從前,已經「過去」的從前。

「遠是用來形容日子的字嗎?
 遠代表一種距離,但日子有距離嗎?」※

七年,很遠、很遠…看不見、看不清。

看清楚自己,才能看清楚你。
讓我獨處,給我多一點空間,懂自己,更懂你。

成長是喜悅嗎?
快速膨脹的心靈,卻是難以抗拒的負荷。
溫柔體貼、耐心包容、登對的情人,不再是首選,
有智慧、有內涵、兼具感性與理性的情人,才是心靈伴侶,
一邊想成熟,一邊想保有過去的純稚。

七年前,想要愛;七年後,想要自由。能兼得嗎?
撫不平的心慌…

二十六歲這年秋,看見,一個讓男孩憂心的女孩。

2007/08/27(一)



※藤井樹《十年的你》頁8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