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人都很快樂,我很悲傷;他們都在笑,我在哭。




※本文亦發表於馬祖資訊網-阿兵妹家族



  我向來不是怕冷的人,寒流來時穿短袖、短褲在家裡晃來晃去,冬天像是開著冷氣的夏天,愛上你以後,冬天好像越來越冷,我喜歡窩在你身邊取暖,喜歡把手牽進你大大的口袋,喜歡兩個人靠在一起吃小火鍋,喜歡拿血液循環不好的冰涼左腳去貼你的腳,喜歡和你躲進棉被裡講悄悄話,我看不見你、你看不見我,彼此感覺熾熱的體溫,我越來越喜歡冬天,有你在…冬天再冷也是溫暖的季節。

  每個人出生都按照老天給的劇本演出,你新訓時,憲選被選上憲兵,憲訓在臺北林口,雖然我們的家都在北部,但當時的我在中部唸書,伯父伯母反對我們交往,若你真在北部當兵,可以想見聚少離多的日子,所以當時的你毫不考慮報告長官,由於氣管不好不適合參訓,自動放棄外島籤較少的憲兵機會,期望通用A抽籤能抽到中部的單位,但一切都被天意安排,抽籤那天,你抽到離我最遠的小島,而這隻籤只有3~4%的機率,或許感情不夠成熟,我們被月老選上,必須接受嚴酷的考驗。

  去年冬天,低溫強襲,夜裡要一直搓弄摩擦才能稍微暖和,不曾離開你,我們從朝夕相處的零距離,相距一百五十公里,相隔一片海洋的四百多公里,只消四十天不到的時間,你已經遠在臺灣最北的馬祖東引,老天狠狠地拆散我們,連上訴都來不及,直接被遣送駁回,我卻還生活在回憶裡,天天想你,天天問自己:「為什麼你離我這麼遠?一年七個月還要多久?」整個人藏進烘熱的被窩,心還是吹風受寒遍體鱗傷,凍結不了滾燙的淚,沁心刺骨。

  全世界的人都很快樂,我很悲傷;他們都在笑,我在哭。熱鬧街上戀人好多,每見一回便垂憐自己一次,厭惡他們的親暱,討厭他們的擁抱和歡笑,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廣,我走不出去也不願意踏出門,回到家敵不過一室無聲,開電腦任音樂流洩,引導愛情至上的社會,包裝販賣的全是情歌,溫柔甜蜜的感情鑽進每一處空洞,深深啃食所剩無幾的力量,我幾乎進退不得,好想逃到你懷裡,你卻不在身邊給我依靠,待在有情人間佯裝無情,好難。

  刻意拒絕許多邀約,不跟只剩一年相處的同學去吃飯,下課後不和好友去逛街,想一個人靜靜,儘管回到家會觸景傷情,但我仍然一下課就衝回家,回到你曾存在的家,感覺好安心也很傷心,空氣中有你殘留的氣味,渴望每一眨眼張開眼就能看見你,而幻想從來沒有成真,反覆折磨自己,我沒有故意把自己關起來,但是我把自己關起來,每到假日…不吃不睡,消耗體力竭盡精神,多希望累倒,從此一覺睡到你退伍那天。

  你入伍後的前半年,是我一生中最陰暗的歲月,每天都像是過去的人活在未來般手足無措,看不清天空有幾朵烏雲,聽不見窗外的雨聲、雷聲,心早已被黑暗覆蓋,又怎見得陰霾?面對重複的早晨傍晚,深切感覺漫長,我不怕寂寞,卻怕落單,孤單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屋裡,除了音樂還是音樂,害怕聽見寂靜吶喊,拼命聽音樂,努力看文章,時間還是緩慢不前進,在心裡和自己說話:「妳要堅強喔!妳要勇敢喔!恰很快就回來了…」然後不小心又落淚,日復一日。

  聽人家說,情侶面臨男人去當兵,十對有九對會兵變、會分手,你入伍前…我口口聲聲說:「我一定等你回來。」愛你不會改變,淚水常沾濕枕套,隔天腫著一雙泡泡眼,想念的痛苦煎熬,我越來越沒把握,等待真的好痛苦、好難過,以為沒有你就沒有愛,不必再為愛受苦,沒有第三者,愛也沒有生變,我卻快撐不下去,靠過往的甜蜜和將來的幸福提醒這段愛的美好,不敢輕言放棄,怎能忘記真摯的承諾?相思再苦也比不上失去你的痛,苦,我忍。

  好不容易破冬(入伍滿一年),一年過去了,大家都說好快,我也覺得好快,但是這一年累積多少眼淚?分分秒秒再再挑戰已達極限的耐心,接著克服無奈繼續等待,驚覺為了愛,極限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延長,其間的風雨,只有我們才知威力強勁。最近新聞報導役期在年底前會再縮減兩個月,搞不好不用半年時間,你就要退伍回來,即使好日子近了,我依舊度日如年,常常莫名其妙哭起來,天天引頸盼望,等著再度搭上船,這回…我一個人去,要兩個人回來。

  天氣漸冷,寒冷的冬天又將來臨,這是最後的冬天,走過這一季,生命即將美麗燦爛,今天是我們交往以來的第五個國慶日,是在一起四週年的紀念日,破冬已經過四天,明年的十月十日,你會陪我去看煙火,一起笑得很陽光!

2004/10/10(日)倒數215天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