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愛深切,你的臉依舊熟悉,
對你的依戀帶點倦卻清晰可見,
洗濯悲傷的片段,從此用「心」愛,
給你時間表現證明,再度培養信任。






十二天後,漸漸好轉…

傷口的血漬續增放大鏡的厚度,
用以檢視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
小黑點在超級放大鏡下變得無敵大,
絲毫皆引人注目,奪人信任你的誠。

親愛的,對不起…
你的錯也許不是我想的離譜。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
看見路旁一個盲人等公車,
他胸前掛著「802」的跑馬燈,
請802公車經過為他停留。

障礙者是怎麼感受世界的呢?
世界在他們心裡是什麼樣子呢?
他們看不到,也許還聽不到,
缺少眼睛的注視和耳朵的聆聽,
他們只用「心」接觸世界。

談戀愛,是不是也該像障礙者一樣?

不用眼睛、耳朵審視情人,
別逕自相信一時看到、聽到的,
打開心體會、接受愛的交流。

我總在哭泣時緊閉心,
任眼裡的淚洶湧、耳邊的話翻騰,
拿過往回憶套用當前的模式,
認定你又做錯事、做壞事,
不理會任何解釋。

前幾晚,嚮往幸福的你對我說:
「我們生牛寶寶和兔寶寶,好不好?」

你總先我一步規劃我們的將來,
怕我洗澡腳會痠,浴室裡得放張小凳子,
怕我不小心滑倒,得安裝止滑磁磚和欄杆,
怕我爬樓梯會累,要有電梯的公寓才行。

預計結婚的兩千零八年是鼠年,
肖鼠和肖虎的人生來禁忌較多,
所以你希望生牛寶寶和兔寶寶,
新婚生活一兩年後生第一胎,
然後隔一兩年再生第二胎。

電話這頭的我,珍珠斷了線…

忽略你的付出、漠視你的感受,
貼心為我設想,照顧無微不至,
期待與我共度的你怎會傷害我呢?
是不是我的標準太高?規定太嚴?
才使你常常不經意挑動我的淚腺。

越看到你的好,傷越痛,
你越歉疚越彌補,痛越難忍受,
轉而要求越來越多、越來越任性,
愛的貪婪如細沙數也數不清,
當天空輝煌斑斕,仍怨薄霧。

怕你不溫柔、體貼,
怕你對我不誠實、不誠懇,
怕我再也不能好好愛你,
我好愛好愛你…

你的愛深切,你的臉依舊熟悉,
對你的依戀帶點倦卻清晰可見,
洗濯悲傷的片段,從此用「心」愛,
給你時間表現證明,再度培養信任。

「妳走了以後,我要怎麼辦?未來要怎麼辦?」

很久以前,你早被劃入我的未來,
感情散了,我怎麼辦?未來怎麼辦?
深愛你,從來沒執意離開,
一輩子在一起,好不好?

2006/10/30(一)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