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無邊無際,某端有你的身影,直望著海就想起你。




※本文亦發表於
馬祖資訊網-阿兵妹家族



我逕自發怒、發笑、發癲,忽晴忽雨易情緒化,
獨自對無限的白天發愣;暗自對無盡的黑夜垂淚,
日復一日遺失活潑開朗樂觀的個性像變了個人,
多愁善感囚禁自己巴望著站崗的時間快點過去。

走過站崗的日子,現在的我很幸福…

下崗的日子快似飛梭(即將滿一年),
偶爾看著自己過去站崗時期寫的文章,
常忍不住落入那孤單的情境悄然掉淚,
害怕不小心沉浸於那段回憶裡神傷,
卻又熱愛著當時的我和帶走他的東引。

這是我2003年年底在東引拍的照片,
因作業需修改照片並合成文字優美化,
翻出當時拍的照片和當時寫的文章來做,
做好之後很有感覺(最喜歡海無垠這張),
雖然時過兩三年,但等待的情感不會變,
誠心盼望每個阿兵妹最終都能得到幸福,
特地上來分享給大家,希望大家也喜歡!

註:照片末附上文字原文。修圖技術不好,請見諒!^____^





你的包圍

美夢成真
演唱:許茹芸 作詞:許常德 作曲:潘協慶

我能感覺 我像隻麋鹿奔馳思念的深夜
停在你心岸啜飲失眠的湖水
苦苦想你習慣不睡 為躲開寂寞的狩獵

我的感覺 像小說忽然寫到結局那一頁
我不願承認緣份已腸思枯竭 逼迫自己時光倒迴
要美夢永遠 遠離心碎

我抱著你 我吻著你 我笑著流淚
我不懂回憶能如此真切 你又在我的眼眶決堤淹水 
愛不是離別 可以抹滅

我除了你 我除了瘋 我沒有後悔
我一哭全世界為我落淚 在冷的沒有你的孤絕 
我閉上雙眼 用淚去感覺 你的包圍

=====

以前,夜深人靜,我們相擁入睡,
躺在你右邊,你的毛腿跨上我的腰,
躺在你左邊,我的小腳放上你的肚,
不管睡哪邊,我總在離房門較遠的那邊,
床鋪比較裡面、比較安全的位置,
你保護我,我睡得很熟、很安穩,

你突然跑到好遠好遠的東引去當兵,
獨自在溫暖的家佔領大大的雙人床,
這端上床就寢,那端惺忪起床,
半夜翻來覆去,找不到能安心的角落,
閉上眼睛,心思狂奔,其實沒有睡…

兩個人的單人床,擁擠甜蜜;
一個人的雙人床,空蕩苦澀。

海那麼廣,小船兒沒有港口棲息,
和你在一起,沒有你的肩膀依靠,
想念你柔軟多情的懷抱,矜持著堅強,
理智、清醒,硬是攔阻相思潰堤,
夜仍那樣黑,探不著指引的明燈,
迷失心智,思念從未停歇一再蔓延,
眼眸藏情瞞不住蠢蠢欲動的牽掛,

和遠在天邊的你維持貼心感情,
我戒慎恐懼,深怕誰放棄鍾情的承諾,
捧你的照片擁你的心,害怕模糊忘記,
哭了笑、笑了哭,洗滌你的模樣,
無論別人說我愛得多瘋癲、多沉迷,
我還是傻在這裡,呆在過去,
走過這一回,再也不願和你分離,

我想你,得用淚感覺你的包圍。

2004/11/09(二)倒數185天






依天

去年十一月十四日開始…見不著你,從此看天。

我們都住在大大的天幕下,當路旁情侶引人情傷,
淚落下,仰頭望天乞憐,能看見另一端眷戀相思的魂,
淚眼婆娑瞧你模糊笑顏,在湛藍天空逐漸漾開,
想念至極端,我會發癲…

我在找尋一個能暫時代替你的依靠,
把微傾頹的肩依上他的懷抱,繾綣我們的柔情,
你從身邊搬到天邊,望出天外能看見你,
就像你凝定我的眼眸,能在我眼底拾獲一個你,
所以我眷上天,在他麾下卸心防,透明澄澈,

喜歡盯住天的面容,猜想你的情緒,預測陰雨天晴,
默默向天表情達意,讓他的好心情點亮你身旁的美景,
你才不會被灰天黑雲軟弱意志,我們才不會讓狂風暴雨粉碎期待,
即使千變萬化的天空總讓人意外,但我仍巴結誘惑他,
低語祈禱每一回返台,能順利歸航…

海包圍你隔開我們,彷若人間仙境的東引,
有太多太多的愛情故事,傾訴愛侶共通的情思,
幻想你在四面環海的小島,瞥眼瞧天感覺縷縷情絲,
和我一樣戀上天,把難以言語的思念,交給天,
偷偷祈求天成全默契,讓你的電感應我的心,

想說的話還那麼多,想戀的愛還那麼深,
天上的白雲,風吹四散,承負香醇唯一的感情,
往心的靈犀飄向愛,傳情衷,敲醒倦容睡意。

天意把一塊世界切成兩方冰,禁錮天涯兩頭,
我在這發冷,你在那受凍,瀕臨冰點渾身顫抖,
人生百年,天奪去我們的一兩年,偶爾怨天、恨天,
不自覺貪戀起過往的甜蜜回憶,這麼遠、那麼甜,
依賴些微暖意,堅持守護幾世前的誓約,
若不是上天,我們怎會在今世重逢相識?
不許再次錯過背道而馳,天斬不斷相愛,
只要你平安健康,只要今生能與你相守,
分離的痛刻骨,相思的苦銘心,我…神凝意定。

依賴天,依靠天,依天意走到今天,
如果天有情,如果你也望天,是不是能看到我的依戀?

2004/10/25(一)倒數200天
註:去年十一月十四日是你的到島日。






仰首瞧見滿天繁星,
傳說星星是天的眼淚,
東引的星星特別多、特別亮,
是不是天常被奮不顧身的相見和不得不的無奈分離感動,
垂憐每對被海洋分隔的戀人,灑出一顆顆晶瑩斗大的淚珠?

這個島帶走愛情原味,
強迫我們舔舐為期一年半的酸甜滋味,
不得日夜見面,換得朝夕想念,心清澄透徹嚐遍苦,
我已學會好好疼惜,請還我們自由,
讓愛回到尚未出走的青澀模樣漸漸回甘,
裁去裂縫縮減距離相愛,細數過去以創造手牽手的未來,
海洋這一端難道不懂淺嚐即止?

沒有擁抱你就難以入眠的習性,
意外地在這陌生島嶼找到親近,眼皮重重垂蓋住靈魂,
離我不遠的地方有你的氣息,咫呎之外有你的身影,
我不怕夜的黑,心狂終於浪靜,有你和純淨的靜默陪伴,
夜悄然無聲卸下武裝,妝點了一室光輝,
和你同塊土地機會難得,三年多來的朝朝暮暮竟成現今奢侈。

擷取自極北落足 2004/03/05(五)倒數435天




2006/03/24(五)

全站熱搜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