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下甜湯的唇,飲入迷藥的吻,
近距離聽心臟噗通通,怎能不臣服?
睜著、瞧著,就著魔了…





「畫畫時,不能悶著頭一直畫,
 以近距離描繪物體會越來越主觀,
 要常常起身離畫作一小段距離觀察形體,
 看似完美的形,站遠點才能看出缺點。」

素描老師這段話和愛情有共通的道理。

談戀愛時,大家都喜歡靠近情人,
傻傻望他的臉,呆呆看他的眼睛,
微張嘴癡迷訝異他是自己的寶貝,
喝下甜湯的唇,飲入迷藥的吻,
近距離聽心臟噗通通,怎能不臣服?
睜著、瞧著,就著魔了…

愛情相繫,貼近,怎樣都美,
奢求日夜不停的溫暖回應,
渴慕二十四小時相依的擁抱,
巴不得、恨不得,雙宿雙飛愜意。

只讓他在你的圈地自限,
美是你以為的美,愛是你想像的愛,
總是黏在一起,愛戀將越來越盲目,
美好感情的形體逐漸歪斜,

有時候,釋出距離遠眺,
品味咫呎之外的戀愛氛圍,
端看相愛初衷,細嚐相戀回憶,
給點空間沉澱宛若甜蜜的愛,
距離是種難以言說的美感,
愛更美,連旁人都稱羨。

初習畫、初學愛,常常看不清,
乍見圓潤無缺的輪廓定心亂情,
不要太膩、太執著,才現盲點,
畫得準確俐落,愛得清明自在。

2006/10/12(四)

夏兒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